路唐村委要建学校的事,在当天就基本确定下来。

    塘尾村愿意出资办学支持教育,镇领导自然是欢迎的。但是对村里自行任命校长这一条无能为力。因为那属于教育局管的。

    也就是说,塘尾村的学校办得越好,就有可能越被抓着不放。唐浩泽他们就当即决定搞民办学校,小学和初中一起办。路唐村委的小学,日后直接撤销。至于办学资质,镇政府帮忙。

    之后那些事,唐浩泽自然是不准备再参与了。等建好了学校,他出钱就可以。

    而他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家里。到了三号,他就准备要返回沪市了。

    卢梦自然也是要回家。

    在二号晚上,唐郑敏和唐浩泽说起一件事:“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没去你二姑大姑家走动过,都是她们回来。今年我想着在年前去你大姑家走一走,过完年找个时间再去你二姑家?!?br />
    唐浩泽点了点头说:“现在家里有这个条件了,也应给去看看姑姑们了?!?br />
    他两个姑姑都嫁给了军人,现在都在外省安家落户。二姑在东疆的一个农场,大姑在晋北。他记得二姑只来过两趟,最晚一次还是他十岁的时候。而大姑来过三趟还是四趟,他也记不得了。

    最后一次还是唐郑敏受伤后。他大姑来住了一周左右才回去,留下七八千块钱。当时二姑也寄了四千来。

    只是他也不放心父亲一个人去。

    他说:“要不你和妈一起去?”

    “嗯。我想着既然要养鸭子了,兔子就不养了。趁着这段时间将兔子都处理掉。等浩康和小芸放假了,带着他们两个一起去。你忙着,也就算了。你大姑能理解的?!?br />
    唐浩泽点点头说:“你们坐飞机一起去。也别坐火车了。累不说还浪费时间?!?br />
    唐郑敏也没打算坐火车。那要差不多两天时间呢:“我也是想着坐飞机去。过年前就回来?!?br />
    唐浩泽笑着说:“那就等浩泽放假回家了再说。让他带你们去买机票?!?br />
    那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是一家子去,他也不用担心唐郑敏的身体。第二天他就送了卢梦回家,然后自己去乘坐飞机飞回了沪市。

    他刚回到沪市的别墅,就接到甄德率的电话:“浩泽,你在家?”

    “对,公司有事?”

    “不是,你开电视看看新闻。锋雲游戏被查了!”

    唐浩泽听到这话,拿起??仄骶涂说缡?,调到沪市的新闻频道。

    果然看到一则关于锋雲游戏违法经营,涉嫌洗黑钱的报道。在画面中,办案人员正在该公司的办公场所的资料和电脑搬走。另外一个画面,是锋雲的高层戴着戴着手铐被押上警车。

    这阵仗,大概是证据确凿了,否则也不会直接拷人。

    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对着电话问:“我们没有暴露吧?”

    “肯定不会。资料传给警方的网络IP是他们公司的。就算他们有人能脱身,最多也就是怀疑出了内鬼?!闭绲侣世湫λ??!岸粤?,那个直接指使恒远的,也是个黑客。我们需要报案控告他吗?”

    “告。为什么不告?”唐浩泽知道黑客如果技术足够好,甚至有可能被国家招安而免于关押?!叭绻兄ぞ?,我们可以就部分损失向他索赔?!?br />
    “好。我们已经收集到部分的证据,还有,那个南警官也有参与这个案件。他也许可以找到一些证据?!?br />
    “你和他谈谈??茨懿荒艿玫剿陌镏??!?br />
    “好,我这就去处理。你明天来上班了吧?”

    “明天上午去一趟学校,要考试。下午就去上班?!?br />
    唐浩泽现在是大三,需要选修一些科目。他跟每个选修科目的老师都打过招呼,不用去上课,但总是要考试的。

    选修课会提前抽时间进行考试。他必须要参加。不然日后不够学分毕业。

    “那等你上班了我们再谈?!?br />
    进入一月,唐浩泽和沈亦都要在学习上分神。不说是不是要进行的选修课考试,还有必修课的考试。他们没去上课,自然不知道从何开始。

    为了知道重点,虽然学校特许他们不用上课,但是他们还是要讨好一下授课老师,才能拿到复习的重点。

    每一所大学的课程,基本都是授课老师出题。在这个时候,实际上老师已经基本确定要出题目。一些老师给的重点范围会大一些,有一些则会小一些。

    重点范围大一些的,基本是包括了整门课的所有学习要点。而小一些的,可以说,只要弄懂重点基本考个八十分。

    他们就提前找老师要了复习重点,免得时间不够。

    唐浩泽本身并不是很聪明的人。他平日偶尔也会翻翻课本。但是现在是要复习,自然就要多花点精力才能复习好。

    甄德率似乎和网警那边的关系打得相当好,能得到不少的消息。

    虽然媒体没怎么宣传。但甄德率得到的消息是锋雲公司的案件越来越清晰,证据越来越充分,已经可以钉成铁案了。其中还有南朝国的勾结。那些高层基本全部都要入罪。

    那个黑客是指使恒远公司的幕后人,证据也找到了。网警在他的电脑找到了他使用的按个QQ号。

    甄德率从南轩松那里得到那个黑客的口供。原来对方针对圈子网的动机,一个是因为圈子网之前黑了他们一次。

    其次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打击圈子网。毕竟圈子网的游戏平台是当前中国最大的在线游戏平台之一。如果圈子网游戏平台垮了,他们锋雲游戏会吸收一部分圈子网的用户。

    而且圈子网只是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日后他们还计划用类似的手段对付其它的网络游戏。

    唐浩泽这段时间里。他晚上基本不上班,只在家里复习。就算是在公司里,没事也会拿起课本看。

    就这样过了几天。

    这天甄德率来将锋雲游戏的消息告诉他。

    甄德率冷笑说:“他们的想法倒是很美好。只要圈子网倒了,他们多少都能得到一些好处??醋抛鲇蜗诽?,就想着顺便做正规的游戏平台。反正他们有天然的托。那些托都是是用黑钱养起来的,还可以加以利用?!?br />
    唐浩泽听他说完之后,笑着说:“大概我们当时没有自己的安全部门让他们钻了空子?!彼倭艘幌??!罢饧乱院笪颐且脖鹛刈⒘税??!?br />
    “怎么能不关注。我们对锋雲游戏提出了民事诉讼。他那里查封的资产可不少呢。五千万的损失,恒远怎么可能赔得起?”

    唐浩泽想了想说:“也好。是该让人明白,我们也不是心慈手软的?!倍宜醯米鱿肪妥鋈?,哪有损失了之后知道黑手还不出手的?

    他们正说着,袁总来了。

    袁总进门时脸上沉重。

    唐浩泽问:“袁总,发生什么事了?”

    “有网民在我们网上还传播什么东粤出现什么致病怪病的消息。这类消息在去年十二月底就零星出现了,现在似乎是愈演愈烈,今天竟然有人发了帖子说什么有医院因为这病有大量病人死亡。这已经是一种流言了?!?br />
    唐浩泽一个惊愣。怪病、二零零三年。

    他竟然忘了!

    中国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给人的感觉是灾难多了起来。实际上是因为网络的出现信息传播更快了。

    但信息传播太快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流言更容易传播。

    这个所谓的怪病,他可以肯定那是一种新的病毒病。而且会引起全世界恐慌。

    那个疫病虽然危险,但只要防控得当也没有人们担心的那样可怕。现在不是一战那时一个流感就能死上千万人的时代了。

    疫病控制的事自然有政府来做。

    流言出现的主因,是公信力下降。在这件事上,官方并非是不作为。在中国春运上亿的人口流动中,疫病最终能依然控制得在极小范围内,那就是防控措施得当的明证。

    而小小的香江和湾岛,舆情是自由一些,但更加混乱,结果在舆情下,民众更加恐慌,一些被隔离病人的家属竟然去抗议什么的。结果与国内的疫情相比较之下,流行程度更高。

    而圈子网的任务是,不能让人因为圈子网上的留言而引起更大的恐慌。

    这不仅仅是为了圈子网自身的利益,也是正确处置?;姆椒?。流言愈多,只能引起更大的恐慌??只旁搅?,事情就越难控制。

    唐浩泽镇定下来,对甄德率说:“老甄,袁总。你们先将这些信息收集起来,跟网警那边进行通报。我担心是有心人在挑起流言?!?br />
    他回想起当时经历的情况。他记得在学??计谀┲?,就已经对发烧的学生进行管控,可见当时官方已经对这个病例开始注意了。后来确定了是疫情之后,学校更加是按照要求所有人感觉发烧必须到校医开始的发热门诊进行诊断。

    在东粤省从一开始到最后,疫情实际上主要就是在珠三角流行。从头到尾,都因为官方的严格防控下,最终实际并没有真正引起大流行。

    如果现在任由那些流言传播,只会让社会混乱。

    按照法律,通报疫情是省级以上政府的权力。除此之外,任何人任何机构,都无权对外宣布。

    而且越是困难时期就越应当用一个声音说话。而不是任由流言满天飞。

    未来半年,将会是中国的困难时期。圈子网如果任由流言传播,不仅不负责任,更加会触犯法规。

    他胡思乱想着。袁总和甄德率再次来了。

    “网警方面要求我们删除那些流言,并且封了传播那些消息的账号?!?br />
    “流言可以删除,账号不能封!”唐浩泽想都没想?!拔颐锹砩显谏贤疑铣槭?,要求用户不要轻信流言,也不要传播流言。解释相关法规,并声明按照相关法规,如果再发布这样的传言,将对用户账号封号一个月处理。如果是新注册的匿名账户,直接封号?!?br />
    “那会不会引起用户的逆反?”

    “我们要做好公关。反正,我们圈子网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流言的传播平台?!?br />
    这疫情如何控制,根本无需唐浩泽操心!社会上最终会引起了很大的恐慌,而那些流言“功不可没”。有人甚至利用这次机会散布谣言发国难财。

    比如板蓝根和白醋。一瓶白醋买到买到几百块钱还有价无市,可见某些人心多黑。

    唐浩泽在甄德率和袁总离开后,想了一阵,拨通了卢方的电话:“叔,最近你不要去珠三角,也不要去香江?!?br />
    “为什么?”

    “叔,我不会害你!”

    卢方上辈子没有在疫情中出事。但是现在情况变了谁知道卢方也会出现变化。

    “好,如果没事,我就不去?!甭叫南胂衷谝裁皇?,而且唐浩泽却是不会害他。

    不过他又听唐浩泽说:“叔,你找几家工厂,定制一些口罩。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钱我给你转过去。不过,我要过滤性特别好的口罩?!?br />
    他似乎记得有新闻说,普通口罩依然无法保证安全。而市面上会有一段时间出现口罩断货。他在这件事上,做不了多少。就先提前准备一批口罩,等需要的时候,捐出去也算是出一份力了。

    虽然那没有多大的作用,但至少也能遏制一下社会上的恐慌抢购。

    这次疫情最终会被控制下来。而且造成的社会危害虽然很大,但并不是中国进入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灾难。

    唐浩泽在苦思另外一次死难者众多的大灾难的具体时间。

    可是他发现自己怎也想不起来,他只记得年份,是奥运会开始之前,那个时候,水产育苗工作已经开始。但他甚至无法确定是那个月。

    这怪他上辈子是做水产的,消息太封闭了!